妈妈的心酸,家里有位长寿的长辈,才是退休后的真正噩梦_情感频

发布日期:2020-05-26 01:03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

前言

无论是古时候还是现在,家里面的长辈,都是一个很值得敬重的存在。因为他们活了很多年,用他们老一辈的话说,吃过的饭比我们吃的盐还要多,而且也懂得很多的大道理,再加上隔辈亲,家里的老人总是格外的疼孩子们,所以老人如果身体康健的话,一家人其乐融融四世同堂,真的是一个很美好的画面。可事实上,并不是所有的老人到了一定年纪后,都会变得和蔼可亲,有些老人上了年纪以后就会变得突然没有章法起来,不仅脾气特别的冲,而且也特别的倔,任谁都管不住。今天,就有一位女士来向我们讲述一下她家的故事。

讲述人:李女士

李女士的家庭原本是十分幸福的,虽然说她的工作并不是特别的赚钱,可是也能帮着老公维持基本的生活支出,一家人也算是其乐融融,日子过的很惬意。可是等到她退休以后,噩梦就来了。制造这个噩梦的人并不是别人,是她的亲生母亲。根据李女士的讲述,自己的母亲在年轻的时候就是一个特别强势的人。而且是那种说一不二的个性,一家子人都必须要按照她的想法去做,否则就会发脾气。而且很有可能是性格原因,从李女士记事起到现在,基本上没有见她的母亲笑过。而且因为重男轻女的缘故,连带着对李女士也并不是特别的满意,甚至可以用刻薄来形容。

李女士在家里面还有一个弟弟,在李女士还在上学的时候,家里面所有的家务基本上都是被她一个人给承包了,而弟弟什么都不用干,可以拥有着最新款的游戏机和母亲的疼爱,所以那个时候的李女士对自己的母亲并不是特别的喜欢,有的时候为了逃避母亲,甚至还要假装说留在学校学习,就是为了能少和母亲相处一会儿。而且母亲对于李女士,一直都处于一个打击教育的状态。女孩儿们到了青春期的时候都是爱美的,可李女士稍稍打扮一下就被自己的母亲说是丑人多作怪。大学的时候和喜欢的男生谈恋爱,母亲非但不祝福,还表示傻成这个样子,根本没有人会真心喜欢你。

就连结婚的时候,李女士的母亲都表示你和你现在的老公一点都不配,小心到时候被他骗了,落得一个人财两空的下场。这样的做法让李女士一度十分的生气, 她是真的没有想到,原来这个世界上还真的有不盼女儿好的亲妈。年幼时候的李女士不明白,不过逐渐成年以后的她也懂了,可能母亲并不是真的爱自己吧,所以面对母亲的刻薄理,李女士是选择逃避。不仅去了很远的大学,而且也嫁到了外地。本以为过了几年安乐的生活,万万没有想到,随着李女士母亲的年迈,养老问题成为了一个最大的问题。

而且为了怎么照顾这个问题,李女士的母亲还特意把哥哥弟弟还有李女士,三个人召集在了一起去商量。但是得到的答案是不用想都明白的,李女士的母亲觉得哥哥和弟弟太过于粗心,是男孩子家,照顾不好自己,所以决定养老问题由李女士来承担,三个人每人每月各出800块钱,然后在李女士家旁边租一个小屋子,给母亲养老用。其实就这么看来,整体还是很不错的,毕竟哥哥和弟弟也不是并不出生活费。但李女士却表示,如果自己的母亲是一个真正爱自己、明事理的人,别说哥哥弟弟出钱了,就算不出钱自己也会照顾,因为照顾母亲本来就是自己应尽的责任。

可自己的母亲年轻时候就是一个又不讲理又强势的人,老了以后种种举动更是让人匪夷所思。她说自己从来没有享受过好的生活,所以总是用李女士的退休金买这个买那个,李女士的那点儿退休金全部都让她花完了。而且花起这个钱来那真的是一点都不含糊,颇有一种花的不是自己钱,所以一点都不心疼的感觉。而且这还只是心情好的时候。比起来心情好时候的买买买,心情不好时候的母亲更让人头疼。总是谎称自己这里痛那里痛要死了,然后让李女士带着自己去检查。就算医生检查不出来毛病,也一定要住院。而且一日三餐都要使唤李女士做好了送来,一定要是自己清点的食品才行。

后来李女士有段时间生病了,母亲得知以后第一时间不是安慰,居然破口大骂,还指责李女士是装病。这样类似的事件其实并不止这一桩,还有很多都让李女士觉得无比的心寒。李女士甚至想过要把母亲送去养老院,可是母亲一哭二闹三上吊的,最终还是无法达成和平协议。李女士只能日复一日地忍受着母亲所带来的折磨。自己都已经是55岁的人了,就不能让自己活的消停点儿吗?这样的日子,对于李女士来说,真的是太难了。

后语

母亲的爱是这个世界上最为伟大的爱情,古往今来多少故事,都是因为母爱而动容,都是因为母爱而美好。但是龙生九子,各不相同,天下的人也都不是每个人都一样的,自然不能祈祷每一个母亲都爱孩子,把孩子当做是自己上辈子的宝贝一样来疼。总会有那么一两个人,他们的做法让你难受,让你无法接受。这个时候除了一味的忍耐以外,有的时候我们也要学会拒绝。毕竟老人越老越像小孩,如果你一味的惯着她,也只会助长她嚣张的气焰,适当的开解和帮助,还有拒绝,才是相处时候最好的模式。而且感情这个东西是相互的,假如你家里有一个年轻时就对你不好,老了以后又天天折磨你的老人,那么你会心甘情愿地一日一日又忍受着她的折磨吗?